周黄,渣男!

二月_不可回收:

新年快乐。




正文:




“那就简单说一下我的情况吧,”用厚厚的围巾将自己脸包裹的严严实实,还强烈要求一定要打马赛克的热心受访者如是说道,“我一会儿还要赶去约会,所以不能占用太长时间,我就尽量简短点说。”


他这一简单说,就说了二十分钟。


 


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冷门网综的外拍小姐姐还是很精力充沛的,虽然她所任职的视频网站长期被某几家吊打,节目点击率也只是几十万,甚至还不够某些恶搞视频的零头,但是她仍然是一个敬业认真的工作者。面对第一天上班遇到的第一个受访者,她表现出了极端正的态度和职业素养,差点把话筒捅进对方嘴里。


“情人节到了,请问您还是单身狗吗?”


“单身狗?我不是。”隔着围巾仍然能看到这位男士的志得意满,“我刚刚不是告诉过你我马上要去约会么?”


小姑娘低头看看自己手卡里所有迎合对方确认回复的问题,睁大了眼睛。她完全是按照前辈教授她的经验来的,那位任职十年(仍旧单身)的女性前辈告诉她,情人节当晚和闺蜜走在一起嬉笑的女性,亦或者是空着手在街上走,且穿着休闲、态度随便丝毫没有紧张情绪的男人,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上前采访,因为他们注定是连暗恋对象都没有的母胎solo。


面前的第一位受访者明显符合所有条件,两只手悠悠闲闲地揣在上衣口袋里,外套后面露出卫衣松松垮垮还带着狗耳朵的帽子,未经仔细打理的栗色头发在发顶俏皮地翘起几撮,衣袋空空瘪瘪的,别说玫瑰花巧克力,大概连单个费列罗都没揣,总之就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与情人节无关的气息。


——但他说自己不是单身。


 


外拍小姐姐在盯着手卡犹豫的时候,受访者开口催了:“流程走快一点啊这位美女,本来我是挺喜欢配合你们采访的,但是我现在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了,顶多再让他等半小时。所以也就这么点时间,回答不了几个问题。”


他声音隔着围巾似乎是有点失真,语速本就不慢,大概也有刻意绷着嗓子让周围人认不出来,声线跳脱着甚至带上了点后期处理过的感觉,外拍的小姑娘虽然觉得有点耳熟也没有再继续纠结,下一秒就将重点放在了另一个问题上:“您已经迟到半小时了?那要不然我们还是……”


对方不甚在意地摆手:“让他等等也好,每天委屈巴巴的催来催去烦死我了。”


渣男!小姑娘立刻做出了判断,情人节不给女朋友准备礼物、约会迟到,甚至还在街上和别的女性聊天时嫌女朋友烦!


她本来想立刻收了话筒就走,然而刚刚回头,身旁的摄像导演在镜头后面做了个手势示意她继续采访,大概是觉得渣男在节目里现场曝光会有话题度——毕竟弹幕里面的女性都很喜欢讨论这种东西,谴责渣男、分享经历、再秀一把恩爱,几乎已经成了各大综艺里不可缺少的评论内容。对他们这种低成本的小网综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亮点。


 


没奈何,刚刚被渣男弄得心力交瘁的单身小姑娘只能再把话筒恶狠狠地戳回那男人嘴边去,放平语气尽量温和的问:“那请问您为约会做了什么准备么?”


受访者说:“我洗了个澡。”然后他又眯了眯眼睛狡黠一笑,“买了盒套。”


听到这话的外拍小姐姐:“……”


摄像导演戳了戳她的后背处暗示她不要停下,她也只能咬牙切齿地继续:“那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呢?恕我冒昧,请问收入是在哪一个层次上的?”


如果是拜金的话也就算了,渣男配拜金女,也算是般配。而且最近的富二代都不喜欢露富,走路出行也说得通。小姐姐眼睁睁看着面前衣着随便的受访者,强行自我安慰着。


受访者想了想回答道:“我嘛,平常就是打打游戏什么的。收入一般吧……因为我入行早,基础工资现在比他稍微多一点。不过我可能工作时间会比他短,以后我不干这行可能就他赚钱更多了……他年轻嘛没办法啦。”


打游戏、收入只比女方稍微多一点,以后还打算主要依靠女方赚钱……如果再加上结婚过年一定要回婆家,简直就是渣男的标准配置了,刚刚入行的小姑娘气不过,低着头不想再说话,只是摄像导演又用手指碰碰她的后背,这次用了点力气颇有几分不好好把握回去就算账的意思。


于是刚刚找到工作的小新人妹子怂了,只能委曲求全,垂着眼睛继续问:“那您的另一半的性格应该很好吧。”竟然不和你分手。


“性格?他么?确实挺好的。”那男人点头,眼睛往采访的小记者旁边一瞥,突然就笑起来,然后露出极其明显的嫌弃表情道:“当然那是外人看来啦。因为他长得好看,而且在外面比较有礼貌,在别人心里就被神化了。很多人就以为他是特别不食人间烟火,连厕所都不亲自上的那种高岭之花,这个我丝毫不夸张啊,因为他就是说他上厕所都好像是在玷污他的那种长相,是我们……我们公司长得最好看的。但其实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他毛病可多了。”


相貌平平的外拍小姑娘心情复杂。收入不低,年轻有礼貌,相貌好看到被神化……简直是白菜里最出类拔萃的那朵京春娃娃菜了。怎么会被面前的这只猪给拱了呢?她再抬头打量打量仍旧在滔滔不绝的这位受访者,脸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眉眼,看上去似乎是清秀又精神,但也没帅到能令人奋不顾身的程度。身高大约175上下,仅仅是不矮而已。大概是由于在渣男滤镜之下,总觉得他话多到轻佻浮躁,衣品也不大好,外套棕咖色卫衣居然是亮黄的,手链上晃悠悠的挂有两支枪的挂坠,过于闪亮了些——总之是怎么看怎么渣。


而这位被扣章了渣男的受访者尚未察觉她的厌恶,仍旧在自说自话地抱怨着他的女朋友:“比如他话特别少,有什么事不愿意说出来非要我猜,我又不是江……我又不是他的自动翻译机,我怎么懂他想说什么啊!就像今天他发短信给我,说‘7点,东南’,不知道肯定当成约架啊,如果不是我聪明我怎么知道他说的是我最近在微博上说的那家位于这条街东南方向的餐厅?”


小姐姐说:“一般她不会把话说的太明的,毕竟内心是害羞的嘛!不过您竟然要她来决定约会地点和预约餐厅?您……”


摄像导演又戳她后背,这次是在持续的戳,小姑娘烦躁起来,愤愤的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导演不只是犯了什么病又连戳几次,见她憋着口气只是点头却不理睬,于是只能作罢。


受访者停下喘了口气,疑惑的看她一眼,眼神又往她旁边飘,接着又转回去注视镜头:“他不只是这样啊!闷一点也就算了,性格还超级别扭,他年龄比我小,第一次开房的时候我想着还是委婉一点暗示他一下,让他摸我兜里的安全套,他摸不出来,我就给他看了,他看一眼立刻慌慌张张结结巴巴的说不行,然后竟然还想跑。我实在是受不了一直暧昧来暧昧去没实质进展,就直接推门出去发短信给他说要做就跟上我,不做就回去,然后走了十几分钟再回头,这家伙就偷偷摸摸的红着脸在我后面跟着,看见我回头又要跑,哼哼……都落到我手里了我还能让他跑掉?”说到这儿他得意洋洋地将眉毛一挑,补充道:“那晚我们用掉了一整盒,第二天谁都没起床去队……去上班。”


听到全部的小姑娘张口结舌震惊到不行,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瞎了,整理出来简直就是一个利用纯情无辜少女心诱jian对方的故事!末了竟然还炫耀自己的x能力!她气到喘不过气来,几乎想要用手里的麦克风去砸对方的头了。


“你也觉得他很不果断对吧,”那男人误解了她的反应,像找到知音一样兴奋起来,“我最烦的就是他这个磨磨唧唧的性格……比赛时候的那种当机立断的气势拿出一半来也不会是这样。”


他说着,眼睛一直往镜头后面斜:“交往是我说的,要见面是我说的,上床也是我说的,这家伙除了嗯和好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知道我俩在一起的朋友都说他对我好,这种一味地迁就和退让谁想要啊?我问他假期想去哪里玩,他说都好呀,我说去香港吧,他说好呀,我说那去欧洲吧,他也说好呀,我说那要不你和我回家见我爸妈吧,他就哑巴了,嗯嗯啊啊半天,说,不太好吧,太突然了吧,太快了吧。快个屁,zhou……咒你吃生煎烫到嘴巴哦,交往六年了连句喜欢都没说过的不是你么?”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真的有点恼怒起来,语速整整快了一倍,声音也不再掩饰,连珠炮一样对着镜头侧面说:“所以你究竟是不想和我见家长呢,还是觉得我配不上你根本就没想着跟我继续发展呢,还是觉得这样的推拉很有意思呢?你跟我交往是觉得有个帮忙规划一切的人可以拯救你的选择恐惧症是么?因为所有的决定都是我在做,你只需要说嗯就好?那我说见家长,你说个嗯就这么困难么?”


 


小姑娘本来心情就不甚平静,这时候就被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冲击到脑袋转不过弯来,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身后突然就有个男人替她回复了:“怕你为难……才不要去的。”


她吃了一惊,赶紧转过身去看,就看到一个身材挺拔穿了正装的男人抱着大捧玫瑰静静地站在摄像机后面,五官英挺出众,头发整整齐齐地用发胶梳到额后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没有勉强自己,”镜头外的男人说,“也没有迁就……所有的选择都是我喜欢的,因为和你在一起,不管是去哪里做什么,我一直……一直都很高兴。”


栗色头发的受访者冷哼一声,没说话。


抱着玫瑰的男人张了张嘴,小声说:“不想见家长……因为你和喻队说,即使是现在见家长,也会因为对对方没有足够的信心,底气不足。”他犹豫一下,就像下定决心一般把右脚向后撤去:“所以今天……要给你足够的信心。”


 


镜头前的人惊愕的目光仅仅是匆匆闪过,紧接着就低下头笑起来,明暗不定的眼眸像红烛火般轻快的忽闪,在傍晚融了夜色的夕阳中晶亮耀眼,光芒甚至胜过他面前那精致的银色指环。


 


“你们记得后期把他的脸也马赛克处理,”末了那受访者一手捏着戒指一手捏着自己男朋友的手说,“他是公众人物,不能轻易露脸,我戴着围巾还好,他今天还特地化妆做头发了呢。”


小姑娘愣愣的没说话,半晌才略带歉意的开了腔:“不好意思啊黄少……还有周队,我们这是情人节直播……但是我们点击量不高你们别怕……”


“不高,就是这期可能会破亿。”她身后的摄像导演说。


 


 


黄少天说:“我靠。”


他扒拉一下掉落的围巾,僵硬的对着镜头笑笑,忽然又破罐子破摔一样转头对身边人说:“反正都这样了,要不咱俩亲一个。”


周泽楷说:“好呀。”


 


 


END



评论
热度 ( 630 )

© 厌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