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相欢:


 “——命运从未垂青过她,是她自己捏住了过去与未来的咽喉,强行掰下了所谓"命运"那高高在上的头颅,让它跪下来,俯首称臣。”
她就在四面八方的注视下,长成了一朵孤芳自赏的花。


一个不符合我的三观却非常符合我审美的角色,一直想给静姝画张图。

评论
热度 ( 4900 )

© 厌枝 | Powered by LOFTER